嵐草

嵐草 ミスト くさ

●約稿跟授權注意事項請見下面連結
如果看不到請切電腦版

●私信詢問約稿跟授權皆不回應

©嵐草
Powered by LOFTER

【全职高手/周叶】从未想过的相遇【养子周x贵族叶paro】

欸我們不是說要出本的嘛?XD原來不用出了 YA

千和安:

@嵐草 岚岚那天提到的paro www觉得非常可爱于是就写了!


*产个粮给周叶添砖加瓦


*我觉得我应该放飞自我,我喜欢写的是什么呢,不就是这种细细碎碎的日常和小缘分吗!






【从未想过的相遇】


 


 


叶修没想过自己会从市场上买回一个小孩子,正如他从没想过自己要继承某个过于沉重的贵族头衔。


 


人生总是充满诸多变故,叶修年少时凭着一股冲动和闯劲离开豪华古朴的城堡,脱去贵族外衣,他成为了那之后十年内最出名的优秀将军,年纪轻轻立下赫赫战功,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成为王国的下一任元帅时,他却婉拒了女王赐予的荣光,急流勇退,在一个安静的阴天只身离开,回到了他十年未归的家。


 


战争胜利了,胜利总有代价。作为如今唯一的家族成员,他就这么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伯爵大人。


 


常年的行军生活让他不习惯前呼后拥的仆人和繁琐冗长的礼节,于是他发给仆人们丰厚的酬金,辞退了他们,只留下已经服侍过两代伯爵、忠心耿耿的老管家。


 


“老爷,我这把老骨头当然愿意为您鞠躬尽瘁,可我还能服侍您几年呢?”白发苍苍的老管家这么问他,良好的礼仪让老管家的脊背依然挺直,可他也确实老了许多,至少十年前,他还是个能板起脸来把叶修训得无话可说的严厉人呢。


 


城堡空荡荡的,但叶修并不清闲。伯爵这个头衔并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,他要关照的事情多如牛毛,他的庄园,他的田地,他的领民,他所投资的工厂,开设的店铺,他应维持的社交,伯爵应有的体面……太多了。


 


照理说伯爵大人是不必要事必躬亲的,可谁让城堡里就剩下叶修和老管家了呢。


 


于是有一天,在看账册看得头疼之后,叶修决定去市场上转转,稍微了解一下市场上农产品和纺织品的价格,也给自己透透气。


 


市场里喧闹而又熙熙攘攘,而一位伯爵是不会徒步来市场闲逛的,叶修换了身轻便的衣服,手里拎着老管家坚持要他带出门的文明杖——“这是体面,老爷,体面!”——在各路小摊之间慢悠悠地走着。


 


一个男人牵着一群小孩子走过,边走边大声吆喝着都是良家出身的听话孩子,不少人看过去,用评估商品的眼光打量着那些小孩。


 


叶修下意识地也看了一眼。


 


那群孩子低着头,个个都缩着脖子,像一群战战兢兢的小鹌鹑似的。可叶修只扫了一眼,就发现其中一个孩子不太一样——那是个男孩子,一样低着头,眼里却没有畏缩或是恐惧,嘴唇抿着,一脸倔强,只是几乎都被过长的黑发遮住了。如果不是叶修的眼力好,他几乎也要被骗过去,以为这孩子和那一大群小鹌鹑是一样的呢。


 


叶修素来看人很准,这一眼让他起了一点兴趣,于是他随便找了路边一个卖手工艺品的小摊子站过去,佯装对摊子上的一个木制小挂钟起了兴趣,实则微微侧着脸,余光瞟着那个黑发孩子,观察着那孩子的一举一动。


 


男人牵着那群孩子站定,有几个人凑过去打量,询问着年龄和价格一类的事情,小鹌鹑们瑟瑟发抖地挤成一团,偶尔会被男人强硬地掐着下巴抬起头,仰起脸来去给买主看个仔细。


 


这样的孩子多半是家境贫困被父母卖掉,或者就是父母不详的孤儿,在这样的市场上被买卖之后,大多是成为奴隶或是下仆,有些姿色出众的孩子还会被用以满足某些不便明言的嗜好。无论遭到怎样的对待,都很少会有人关心他们的死活,毕竟他们的价值已经被限定了,一两枚银币,那就是他们的一生。


 


忽然有人指着黑发的男孩子,要求抬起脸来看一看,如叶修所料,那孩子低着头一言不发,但很快就被强迫抬起头来,遮住脸颊的黑发也被抹到一边去,露出来一张五官精致的脸。


 


叶修也不由得感到惊讶——虽然脸上脏兮兮的,头发乱而纠结,饥饿的脸颊干瘪而无光泽,但在这种情况下,还是能看出那孩子的五官漂亮俊秀,可以想象如果稍加打理,再长大一些,他的外貌会有多出众。


 


“笑一个,笑一个给我看看。”


 


那孩子依然死死抿着嘴唇,态度硬得像块石头,黑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怒火,叶修看出卖主很想给他一巴掌来教训他的不听话,却又怕一巴掌下去打肿了脸颊丢了生意,买主显然也是这么想的,因为他还在试图劝说这个孩子听话。


 


“不要这么戒备,快点笑一个,笑得好看了,我买你回去做我家主人的贴身侍从,到时候精致的衣服美味的食物都是你的,再也不用过这种挨饿受冻的日子,不是很好吗?”


 


回答他的依然是沉默。


 


终于,卖主脸上有点挂不住了:“你别不识好歹!我给你吃给你穿,眼见着这么好的主人家也是我给你找来的,就数你这个小崽子没良心!”


 


说着,就狠狠踹了那孩子的肚子一脚,男孩闷哼一声,被踢倒在地上,旁边的孩子们沉默着纷纷散开,习以为常地等待着又一顿毒打。但他们知道,男人不会多打这个孩子,因为他是他们里长得最好看的,所以能卖出最高的价钱,如果打坏了,就是一桩赔本生意。


 


果然,男人又狠狠踢了那男孩的腰和腿几脚,便骂骂咧咧收了,和买主赔着笑脸说,这个孩子脾气倔强,但相貌绝对的万里挑一,从小调教大一定会听话的,而且身子骨结实,哪怕严厉一些也没关系,经得住磋磨。


 


踢打腰腹并不会影响男孩的容貌,因此买主默许了对方的举动,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,听到男孩身子骨结实,更是觉得满意。


 


两人开始就价格拉扯起来,没人注意到被踢倒在地的男孩默默地爬了起来。他的双手还被绳子反绑在身后,衣服上沾满了土,按理说他几乎不可能独自站起来,可他却很有章法,先在地上翻了个身,仰面躺好,而后一吸气,身子打挺,猛地坐了起来,他摇晃了一阵子,在地上坐稳了,又曲起两条腿,然后把右腿向后折去,摆出一个单膝跪地的姿势,再吸了一口气,右腿一使劲,整个人就从地上彻底站起来了。


 


叶修把这一幕全都看在了眼里,一丝不差。他漫不经心地放下手里的小挂钟,拿起另一个木雕鸟开始把玩,完全没在意摊主越来越咬牙切齿的笑容。


 


就在这时,变故突然发生。


 


那孩子在小心翼翼地向旁边挪动,似乎想借机混入人群逃走,可这时两人谈妥了价格,回头要来找他,自然发现了他逃跑的意图。


 


被发现的一刹那,那孩子脸上闪过一丝拼死一搏的坚决。


 


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,依仗着瘦小的身躯,敏捷地钻进人群,像条滑溜溜的小泥鳅似的东奔西跑。


 


“站住!”卖主气急败坏地大喊,“抓住那个孩子——他是逃跑的奴隶!快抓住他!!!”


 


市场的人们骚动起来,而那孩子就像毫无察觉似的,只是一个劲儿地向前跑,即使双手被绑在身后让他几次险些摔倒,可他的确一直在跑,一点害怕或是放弃的样子都没有。


 


“我出一个银币!谁抓到那个奴隶,我给一个银币!!!”


 


随着男人的呼喊,几个人受到报酬的诱惑,加入了抓捕的行列。


 


叶修把一枚银币留在摊位上,顺手把木雕鸟揣进衣兜里,右手攥着文明杖,拔腿也向着那个孩子追去了。


 


追逐途中顺手用文明杖不着痕迹地绊倒了几个竞争对手,最后那孩子被叶修一把抓住,他拼命挣扎,头也不回地伸脚就向叶修的小腿踹去。


 


“哟。”叶修险险避开,“挺厉害的嘛,如果不是我抓着你,换了别人,估计这一下就能让你又跑了。”


 


那孩子根本不理他的话,甚至没有看他一眼,一击不成,他又想去踩叶修的脚,被躲过了,又拧过身子张嘴想去咬叶修的腰,如果不是叶修闪得快,这会儿腰上恐怕要被结结实实啃下去一块肉了。


 


而这时候,卖主已经急匆匆地赶来:“先生,感谢您帮我抓住了这个小崽子!把他交给我吧,虽然对您来说也许不算什么,但我是个守信的人,说好的一个银币……”


 


“我没打算把他给你啊。”


 


叶修一句话打断了男人,于是男人和男孩都愣住了,那孩子甚至停止了挣扎,第一次抬起头,呆呆地看着叶修。


 


“先生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
 


虽然穿了轻便的衣服,但也只是让叶修从伯爵大人降格成一位体面的绅士,而一位体面的绅士意味着很多,至少意味着是比他们这些人要高等的。


 


——也意味着,他们完全可以不讲道理。


 


而此刻,这位体面的绅士手里抓着他刚刚谈妥了价格的孩子,笑眯眯地开口:“意思就是,我很中意这个孩子,要多少钱能让我带走他?”


 


黑发的孩子惊愕地瞪大眼睛,低下头去死死咬住了牙。叶修注意到了,但什么都没说,只是又多留了个心眼防备着再被踹上一脚。


 


“这……”男人为难起来,“这我恐怕……您要知道,这个孩子已经被另一位先生买下了。”


 


“我知道,是莱德子爵,你不用为难,我会跟那边的人说的……啊,来了。”


 


气喘吁吁擦着汗赶来的买主,一句话都还没说,就被叶修吓了一跳:“伯爵大人?祝您日安,恕我冒昧……您怎么会在这里?”


 


“我来考察一下市场行情,不想引起太大骚动。”叶修简短地回答,“有件事要和莱德子爵打个商量,这孩子我看上了,他不介意让我带走吧?当然,钱不是问题。”


 


一旁的男人已经惊得目瞪口呆,完全没料到居然撞上了伯爵。


 


最后兜兜转转了一圈,叶修用多出二十枚银币的价格买来了这个孩子。让他略感意外的是,这孩子居然没有再挣扎或试图逃跑,即使被叶修解开了绑着双手的绳子,也只是默默地揉着淤青的手腕,什么都不说地跟在叶修身后。


 


“你倒挺安静的。”叶修说,“有什么打算吗?”


 


没有回答。


 


叶修也不在意,他确信那孩子在听:“听好了,我把你买下来,不是因为我突然发善心。刚才我一直看着,你敢逃跑,而且如果不是我,你应该已经真的逃了,往那边跑是因为顺着小路出去是森林,对吧?所以你也很有胆量。被我抓住之后你没有慌张,始终没放弃挣脱的念头,踹我踹得毫不犹豫,心性稳,有狠劲。这些才是我中意你的理由。”


 


身后依然没有声音,只有那孩子静静跟着的脚步声。叶修回过头去瞥了一眼,发现那孩子也在看自己,眼里透出一丝茫然。


 


这个和他年龄相符的地方,让叶修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
 


“现在我把你买下来了,按理说你就该跟着我。不过话是这么说,你怎么想?我看得出来,你不是真正出身贫苦的孩子,再往深了我也不愿意猜。”叶修摆了摆手,“你要是想跟着我,那就跟我走。不想跟着我,趁现在说,我可以把你送到福利院去,至少我能保证那里的待遇还不错,有人领养你的话最好,没有的话,学一门手艺成年之后离开也能养活你自己。”


 


叶修停下了脚步,他身后的孩子也跟着停下了。


 


然后叶修转过身,蹲了下去,胳膊随意地搭在膝盖上: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轮到你了。”


 


那孩子用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他,叶修甚至能从对方明亮的眸子里看到自己。


 


大概连五秒钟都不到,男孩忽然开口:“我叫周泽楷。”


 


“嗯,挺好听的。我叫叶修,你怎么喊都行,就是别喊我伯爵,我听不习惯,老反应不过来是叫我。”叶修摇摇头,重新站起身,“那走吧,小周。”


 


“啊?”周泽楷一愣。


 


“你要是不打算跟我走,干嘛告诉我你叫什么?”叶修无奈地摇了摇头,有点好笑地问。


 


周泽楷仰起头,呆呆地看着叶修的笑脸。


 


那实在是个过分温柔的笑容。


 


他很用力地点了点头,往前走了一步,挨得离叶修近了一点。


 


叶修侧过身子,冲周泽楷伸出一只手,周泽楷犹豫地看看那只手,再看看叶修,发现那只手仍然伸着,纹丝不动,这才把自己的手在衣服上使劲抹了两下,小心翼翼地牵住了对方。


 


温暖,干燥,略显粗糙,并不像是伯爵大人的手。触到对方手掌的一刹那,周泽楷觉得有什么滚烫的东西顺着掌心的纹路汩汩流过,仿佛命运在灼烧着散发热度,疯狂地告诉他,那些咔咔作响的齿轮开始转动了,不可逆转,一路向前。


 


那时候他不知道,他会牵着这只手很久,远比他所能想象到的永恒还要久。




——end——

评论(9)
热度(1637)